慢读丨这份名册上的每一个名字都值得海南人铭记!

发布日期:2021-06-16 02:53   来源:未知   阅读:

  一份海南抗美援朝烈士的名册,浓缩了六十年前海南支持抗美援朝的历史,还原了琼崖儿女在朝鲜战场上浴血奋战的身影,向今天的人们打开了一扇通向正在被遗忘记忆的窗口。其实,这份除了基本资料再无其他的名册是如此简略;寻访烈属和烈士的遗物是如此的困难,甚至他们的故事都没能从寒冷的朝鲜半岛带回故乡流传。但我们仍努力通过字里行间的点点滴滴,跟随这份名册去追寻烈士们的足迹。

  今天(2010年10月25日)正值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六十周年纪念日,我们希望用这种方式,缅怀这些用自己的英魂守护了共和国的天涯勇士,将这些默默无闻的英雄写入海南记忆。

  海口琼山区龙寒村抗美援朝烈士吴业忠之子吴田川,展示政府颁发的光荣烈属的牌匾。 海南日报记者 李英挺 摄

  今年(2010年)6月,海南省民政部门经过多方的调查和确认,制作了一份《海南省抗美援朝烈士名册》,其中包含了76名有名有姓可查的海南抗美援朝烈士的名单。在烈士们牺牲60年以后,海南终于有了一份接近完整的抗美援朝烈士统计资料。

  事实上,很多省份都和海南一样,也是到了抗美援朝60周年的前夕,在各级民政部门和辽宁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的详细调查下,才终于填补上了没有一套完整的烈士统计资料的空白。183108人,这就是全国的志愿军烈士数量,其中也有琼崖儿女的身影。

  虽然,这份名册只有最最基本的一些资料,如姓名、生卒年月、籍贯、所在部队等等,但它已经给了海南一份来自60年前的安慰。打开名册,一个个名字在历史的遥想中鲜活起来,仿佛烈士们烙刻在异国土地上的足印,吸引着我们去追寻。

  在北京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抗美援朝战争馆”有一面“志愿军烈士墙”,中间标明了志愿军烈士人数:183108,两旁分别标注了30个省区市牺牲的志愿军人数。其中,海南91人。

  而《海南省抗美援朝烈士名册》上仅有76人。省民政厅的工作人员介绍说,名册上的76人都是有名可查的,还有15名海南烈士已经查不到名字了。

  2004年,坐落在辽宁丹东的“抗美援朝纪念馆”公布的志愿军烈士人数为171669人,同时还公布了各省、市、区统计的志愿军烈士在册人数。海南的烈士人数没有单独列出,而是并入了广东省统计。

  辽宁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的公开介绍表明,从上世纪末开始,通过民政部下发通知要求各级民政部门进行调查,同时派员下到除西藏外的全国480多个地级市2670个县区单位,从地方最基本的县区民政烈士名单里面,逐一进行核对,最终有了目前为止最为准确的统计。

  海口市民政局优抚处处长杨淑华从去年开始就着手调查核实海口历年来的烈士名单,今年上半年,她带着辛苦调查得来的初步名单,和各市县的10多个民政干部一起专程来到辽宁丹东,和“抗美援朝纪念馆”的资料进行比对核实。“全省的名单原来是75个人,经过核对资料,又新发现了一名海南的烈士。”杨淑华说。同时,她的丹东之行也有深深的遗憾:她跑遍了丹东和沈阳的各个志愿军烈士陵园和烈士墓地,没有找到海南烈士的墓。

  杨淑华说,她的前任老处长曾为此专门去了朝鲜,在志愿军烈士陵园密密麻麻的墓碑中,但还是没能找到一个海南烈士的墓,成为他莫大的遗憾。

  翻开这本名册,76个名字,曾经是76个鲜活的生命;用76缕不朽的忠魂,告诉我们一些关于海南抗美援朝的故事。

  按照现在的行政区划分,海口、三亚、文昌、琼海、万宁、定安、屯昌、临高、澄迈、陵水、乐东、昌江12个市县都涌现出抗美援朝烈士。海口最多,有18人,其次是琼海14人,临高12人,最少的屯昌也有1人。

  从入伍的时间和部队,可以看出海南儿女参加抗美援朝的历程。最早参军的海口红旗镇人周明伦1932年就参加了琼崖工农红军,是地地道道的海南“老革命”;较早参加革命的还有1944年参加八路军的海口长流镇人谭家燕等。但是,大多数烈士都是在解放战争到1951年这段时期入伍的。1950年海南解放以前入伍的,大多是在内地参军,然后随部队参加了志愿军,比如1949年分别在广州和湛江参加解放军的琼海人李明、林华盈;有一些烈士,在海南解放的过程中加入了解放军,然后随部队入朝;还有一些更年轻的烈士,在抗美援朝开始后,响应“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号召直接参加了志愿军。

  不得不提的是,76名烈士中有25人是原琼崖纵队的战士,占了很大的比例。海南解放后,琼崖纵队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南军区,部分琼崖纵队的战士编入野战部队参加了志愿军。临高的12名烈士和乐东的4名烈士全部都来自琼崖纵队。

  76名烈士中,职务最高的是万宁人陈景山,牺牲时担任43军129师师政连副连长,临高人陈文开的职务也是副连长。此外,还有排长、班长,但最多的还是普通志愿军战士,除了步兵,还有通讯兵、炮兵、工兵、卫生员甚至后勤兵。

  值得一提的是,籍贯昌江黎族自治县乌烈镇峨港村的符焕恒是烈士中有明确记载的唯一一位少数民族烈士。这位黎族战士1953年在朝鲜牺牲,年仅22岁。烈士们中间,年龄最大的周明伦出生于1902年,是参加了琼崖工农红军的“老革命”,在朝鲜战场失踪时已经50岁;此外,还有生于1903年的琼海人冯贵、生于1909年的临高人王庆禄、生于1910年的临高人符有华等,牺牲时都年过40岁。年龄最小的文昌姑娘郑心霞,1951年参军时仅18岁,牺牲时也仅仅20岁。同时,这位志愿军护士也是海南烈士中唯一的女性。

  76名烈士中,更多还是像郑心霞这样的年轻人,大多牺牲时未满30岁。省民政厅优抚处处长刘美华告诉记者,因为许多烈士牺牲时非常年轻,还未结婚,多年后已经找不到烈属,也成为烈士寻访困难的一个重要原因。

  部分烈士的资料上,简略地标明了牺牲的时间、地点和原因,得以让我们对照史实管窥海南人在朝鲜战场上保家卫国英勇作战的片段。其中,不乏人们耳熟能详的经典战役。

  今天,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中收藏着一件特殊的国家一级文物:一面蓝色的美军军旗,印证了志愿军一段最辉煌的战史。在1950年11月的二次战役中,中国人民志愿军27军一部在朝鲜长津湖以东的新兴里地区包围并全歼了美军步兵第7师第31加强步兵团,并击毙其上校团长麦克莱恩,缴获其团旗,这在美军历史上绝无仅有。这个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因入侵俄国西伯利亚战功显赫而荣获“北极熊团”称号美军王牌主力部队,其番号从此永远地消失了。此战成为抗美援朝作战史上惟一的、成建制地全歼美军一个加强步兵团并缴获其军旗的光辉范例,也创造了新中国军队以弱胜强的战争奇迹。此战在历史上被称为新兴里战斗,或称长津湖之战,西方也称为“清长战役”。

  在这场堪称经典中的经典的著名战斗中,同样有海南人英勇无畏的身影。翻开《海南省抗美援朝烈士名册》,在万宁市龙滚镇多格村烈士陈兆顶的名字后记录着:1950年在新兴里战斗中牺牲。

  新兴里战斗是一场辉煌的战役,更是一场惨烈的战斗。美军“北极熊团”3191人被全歼,英勇的志愿军也伤亡了4300人,用他们可贵的牺牲换取了最后的胜利。据记载,新兴里战斗时,朝鲜的夜间最低气温达零下35度,志愿军27军80师在战斗尚未打响前就因严寒减员多达700余人,据称整个新兴里战斗中的冻伤冻亡数几乎接近阵亡数。

  今天已经难以想象,来自四季皆夏的海南岛的陈兆顶烈士,是如何只穿着一件单冬衣,忍受着零下35度的严寒,冒着美军猛烈的炮火在长津湖旁进行战斗的。也许他牺牲在敌人的枪口下,也许他在从未见过的严酷寒冷中倒下了。

  英国牛津大学战略学家罗伯特奥内尔博士在《清长之战》中评价道:英勇的志愿军,可能在后人看来不可思议。中国从他们的胜利中一跃成为一个不能再被人轻视的世界大国。如果中国人没有于1950年11月在清长战场稳执牛耳,此后的世界历史进程就一定不一样。

  在那些名留史册的著名战斗中,还有好几个海南人的身影。万宁和乐镇烈士黄关金,任15军排长,牺牲于上甘岭战役———不知道他是否在上甘岭的坑道里唱起过“一条大河……”。

  还有海口海秀镇烈士李建昌,牺牲于上浦坊战斗;海口琼山区府城镇烈士许志光,牺牲于开城战斗;海口烈士王明忠,牺牲于鱼隐山战斗;琼海博鳌镇烈士林华盈,牺牲于川南战斗……

  海南烈士中最后牺牲的是海口人王明忠,志愿军33师99团班长,1953年6月在战斗中牺牲。此时,距战争双方签署朝鲜停战协定仅剩下一个多月。

  海口甲子镇的抗美援朝烈士吴业忠离家赴朝之际,儿子吴田川才几个月大。1951年,28岁的吴业忠在朝鲜牺牲,他离家前对儿子的匆匆一瞥,还没有来得及在吴田川稚嫩的记忆中留下任何清晰的影像。

  60年过去了,吴田川头脑中的父亲依然是一团挥之不去的模糊形象。父亲长什么样子?穿什么衣服?用什么东西?墓地在哪里,墓碑是什么样子?吴田川从来没有见过,哪怕依靠想象他也得不到答案。

  根据记载,志愿军阵亡者大多是在战场附近地区就地掩埋的,留待战后妥善安葬。朝鲜停战后,志愿军开始寻找烈士墓地、修建烈士陵园和移墓的工作。目前,除了部分战斗英雄、团以上干部和因伤回国治疗身亡的志愿军官兵安葬在沈阳、丹东等地外,18万烈士大多数都永远安息在了朝鲜,主要包括集中安葬的8处志愿军中心烈士陵园,以及62处志愿军墓地、243个烈士合葬墓等,分散在朝鲜各地。

  哪一处有海南烈士的墓?无论是我省民政部门的寻访,还是研究者对资料的查询整理,都还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对海南参加抗美援朝的历史颇有研究的退休干部郭绍明表示,在战况激烈、谁都无法完全掌握战场的战斗中,准确统计阵亡者的数量是不太可能的,在战后要将临时掩埋的阵亡将士全部找到集中安葬,也是不太可能的。还有相当数量的战士,在激烈的战火中已经找不到或无法辨认他们的尸体,也就无法安葬,多是列为失踪人员。

  琼海烈士李明和海口烈士周明伦就是两名失踪人员,后来分别在1957年、1982年被追认为烈士,他们的墓可能永远也找不到了。直到今天,在朝鲜和韩国境内仍不时发现志愿军烈士的遗骸,他们都是无名烈士。在名册上的76人之外,还有15名海南烈士,也属于这个行列。

  吴田川回忆,得到父亲牺牲的消息,母亲李明珍没有告诉任何人,毅然挑起了家庭的重担,直到他12岁那年,母亲才告诉了他线岁的李明珍已是迟暮,凡科SaaS模式实现传统建站的不可能,身体不好,不时要去医院治疗,每月发放的烈属优抚金常常不够用。

  今天仍在人世的志愿军老战士和志愿军烈士家属,大都已是耄耋之年。虽然一些人的晚年生活并不太好,但在海南日报记者的采访中,他们对当年的抗美援朝更多是无比的怀念,而少有个人的怨言。

  据省民政厅优抚安置处介绍,目前对于在乡抗美援朝烈属,农村地区的每年可享受优抚补助4760元,城镇地区的每年7940元,志愿军老战士的优抚补助标准也大致相当。近年来烈属的优抚标准不断提高,近期又要进行上调。此外,在抗美援朝60周年前夕,民政部门还向在册的志愿军老战士和抗美援朝烈属额外发放了1000多元的生活补贴。

  对于这些从海南走出的“最可爱的人”,我们能做的确实很少。但即使不断提高的微薄的补助金和这本费尽周折中诞生的薄薄名册也表明,今天的人们依然无比珍重地将抗美援朝的历史镌刻在共和国的记忆中,以此告慰18万志愿军烈士的英灵。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